•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励志语录

李伯清经典语录

时间:2018/4/23 14:37:19   作者:新时代头条造句网   来源:www.ls6789.com   浏览:126   评论:0
内容摘要:一:一说起打丧火就想去捞两个!  二:黄总(黄肿),水总(水肿),外带胡总(浮肿)。  三:素芬,起来起来,去把啤酒瓶瓶给我卖了,老子要回传呼了。  四:天气预报:最高温度穿摇裤,最低温度穿棉裤,不冷不热穿棉毛裤  五:两个人耍兄弟姐妹,男的对女的说:“小妹儿,咱们两个基本上莫的...
一:一说起打丧火就想去捞两个!
  二:黄总(黄肿),水总(水肿),外带胡总(浮肿)。
  三:素芬,起来起来,去把啤酒瓶瓶给我卖了,老子要回传呼了。
  四:天气预报:最高温度穿摇裤,最低温度穿棉裤,不冷不热穿棉毛裤
  五:两个人耍兄弟姐妹,男的对女的说:“小妹儿,咱们两个基本上莫的好大问题,就是我和我婆娘还没有拉豁。”
  六:龟儿死人,你霉不来嘛问隔壁子李伯清咋霉的嘛。
  七:看到人家的好车子哦,说个话牙齿都咬紧了:“哦哟!这个虾子开宝马!”
  八:一个工厂,正因要到元旦节了,厂长安排一部分职工去文化宫看科技展览,剩下的职工就去洗澡。厂长把所有员工招呼到一齐,开始讲话:“同志们,元旦节要到了,厂里面是这样安排的,明天上午,男同志洗澡,女同志参观,下午,就女同志洗澡,男同志参观。”底下的工人已经瓜了,他还继续说:“咱们这个参观有个规定哈,只准用眼睛看,不能用手去摸(这个科技产品咋能够摸喃),而且要认真地看,仔细地看,看了要给我写个心得体会交起来。”
  九:说这些,想当年,个女娃子钟爱我,由我选取,我就选了一个最漂亮的,结果她们屋头又不干
  十:越热越出汗,越冷越打颤;越穷越莫的,越有越方便;热天莫的冷天冷,冷天又莫的热天热;从来鸡公不下蛋,煤炭历来就曲妈黑;如果哪个不坚信,赌你去把它洗白。
  十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川人说普通话
  十二:你豁胖娃儿没吃过肥肉,黑娃儿没晒过太阳唆。
  十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川人说普通话
  十四:这二年生东西烫哦!哪儿像咱们那阵哦,耍三年兄弟姐妹,连幺指母儿都不乱敢勾一哈,勾了都要扯拐。此刻,上午才认到,黑了就带回去了,第二天起来还要说黄话:“小妹儿,你咋睡到我这儿喃?”
  十五:老子不得怕你,哦,随便你丝袜子要爪子,你李瓜娃子不得了了,你艺术家了,你闹得凶,一根葱,你豁人家的哦,哎呀,半年前嘛你娃吃索马都吃不起嘛,那几年偷人家蜂窝煤的时候你搞忘了!
  十六:人之初,性本善。其实人之初确实是比较善良的,即使是大奸大恶的人,在他才出生的时候,在他一岁多的时候,也是很善良的,你问他,你长大了想干啥子,他绝对会说:“我长大了要开飞机,要当解放军,要挣钱供父亲母亲。”他绝不会说:“哼,老子们长大了肯定要杀两个来摆起!”
  十七:你豁胖娃儿没吃过肥肉,黑娃儿没晒过太阳唆。
  十八:你只要从内心深处去尊重别人,别人自然会尊重你,啥子来不来就骂人家服务员小工,广耳屎智商又低啊,这个要不得。你想,咱们的祖先人板板,万多年前,全部是广耳屎的嘛,身上都有毛,手搁到膝盖底下的,北京周口店的猿人的嘛,哪个是广耳屎喃,一会骂人家豁皮,农村包围城市,你去看哈荷花池做生意的都是多远的豁皮,你当得到他不嘛,他口袋里面万万子捆起的,屋头房子修你妈栋,你城里面还在租房子住的嘛,他阴到结你妈两三个婆娘,生四五个娃娃,他稳起在,你敢不敢嘛,因此说不好轻易踏雪人。
  十九:老把子对儿子说:“看到人家批嘴巴拗你就想吃,这条街的龟儿子哪个见得咱们两爷子,人家吃嘛人家妈会找钱嘛,你们妈又没在外头晃。”
  二十:经理对员工说:“咱们怎样能够天天去隔壁子端面吃喃?咱们就应称回来自我下嘛,划得着些。”
  二十一:生意做得嗨,半夜都出差,生意做得大,清早八晨打电话。
  二十二:兄弟姐妹,有啥子困难尽管开口,除了借钱。
  二十三: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就光扯筋。
  二十四: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就光扯筋。
  二十五:看到人家吵架,他上去劝架:
  二十六:“咱们这个样貌就叫两口子,妈哟,两个讨口子!”
  二十七:生意做得嗨,半夜都出差,生意做得大,清早八晨打电话。
  二十八:那天我去茶铺头坐到耍,就听到旁边几副颜色在那儿假打,老子气但是,就拿起儿童大哥大自我扣了一哈:
  二十九:老把子对儿子说:“死娃娃我给你说,你娃出去乱晃老子不得管你,你不好惹些怪头怪脑的病回来(性病),要是惹起了,我那个媳妇就造孽了,我那个媳妇遭了,老子鳖遭,老子遭了涩,你妈跑的拖个铲铲,你妈都遭了涩,这条街都垮了!”
  三十:这二年生东西烫哦!哪儿像咱们那阵哦,耍三年兄弟姐妹,连幺指母儿都不乱敢勾一哈,勾了都要扯拐。此刻,上午才认到,黑了就带回去了,第二天起来还要说黄话:“小妹儿,你咋睡到我这儿喃?”
  三十一:球迷分为球痴球狂球疯子球莫名堂。
  三十二:两个人耍兄弟姐妹,男的对女的说:“小妹儿,咱们两个基本上莫的好大问题,就是我和我婆娘还没有拉豁。”
  三十三:保姆坐奔驰去称耙豌豆儿
  三十四:此刻尽是未婚青年享受已婚待遇,已婚的还经常遭邀到沙发上去睡
  三十五:“喂,黄总哇(黄肿),啊,我水总嘛(水肿),哦,胡总也在(浮肿),他在我旁边坐到在,咱们有几个工程你做不做啊,其实也莫的啥子,就是给月球搞个内外粉刷,给长城两边都贴上彩色瓷砖,再一个就是为了保护环境,减少污染,咱们准备给太平洋做一个不锈钢的盖盖把它抗到,弄好了的话,多的不敢说,咱们给科威特方面联系,一家拿几十吨汽油回去烧耍。”
  三十六:咱们的感情像锅盖,抗到搞不清内在。
  三十七:鸡不叫不睡觉,哪个舅子才乱点炮!
  三十八:老把子对儿子说:“死娃娃我给你说,你娃出去乱晃老子不得管你,你不好惹些怪头怪脑的病回来(性病),要是惹起了,我那个媳妇就造孽了,我那个媳妇遭了,老子鳖遭,老子遭了涩,你妈跑的拖个铲铲,你妈都遭了涩,这条街都垮了!”
  三十九:我有个自开车,除了铃铛不响,周身都在响,哪个要买。
  四十:人之初,性本善。其实人之初确实是比较善良的,即使是大奸大恶的人,在他才出生的时候,在他一岁多的时候,也是很善良的,你问他,你长大了想干啥子,他绝对会说:“我长大了要开飞机,要当解放军,要挣钱供父亲母亲。”他绝不会说:“哼,老子们长大了肯定要杀两个来摆起!”
  四十一:“咱们这个样貌就叫两口子,妈哟,两个讨口子!”
  四十二:“一个二个的都几十岁的人了,闹啥子嘛闹,莫的几十岁嘛也有几十斤嘛,象啥子话嘛,简直是求莫名堂。”
  四十三:龟儿死人,你霉不来嘛问隔壁子李伯清咋霉的嘛。
  四十四:这天死刑犯要行刑之前,对边边站到的那个警察说:“我都要死了,可不能够满足我最后一个要求?”警察点了哈头,说:“你说,一般咱们都会满足。”犯人:“那好,请你给我个钢盔帽和防弹背心。”
  四十五:老外问:“李先生,你们四川的生活水平怎样样?”李伯清:“其他的不敢提劲,咱们盖的铺盖都是不锈钢的!”
  四十六:拉豁就拉豁,家俱都不拖。
  四十七:兄弟姐妹,有啥子困难尽管开口,除了借钱。
  四十八:不钟爱孤独,却又害怕两个人相处,这分明就是一种痛苦。
  四十九:几副颜色打麻将打了个通宵,人都打成瓦灰了,天亮了,有个老几伸了个懒腰:“哎呀,咱们这些打得好,刚刚打平!”(那你不是又费马达又费电啊!)
  五十:老外问:“李先生,你们四川的生活水平怎样样?”李伯清:“其他的不敢提劲,咱们盖的铺盖都是不锈钢的!”
  五十一:你豁我我豁你都是一码事
  五十二:革命几十年,退休才几百元,平时今忧皇太子,星期天还要迎接还乡团(大家回来要毛整一顿)。
  五十三:经理对员工说:“咱们怎样能够天天去隔壁子端面吃喃?咱们就应称回来自我下嘛,划得着些。”
  五十四:球迷分为球痴球狂球疯子球莫名堂。
  五十五:二两一碗的烩面,老子少说甩了八碗下去,加起汤汤水水,差不多有两斤,坐到还勉强把它稳得到,站起来走老子就晓得不对了,最后一回到学舍头,那天晚上,那种痛苦…嗨呀,翻过来不对,翻过去不对,在窗子那儿去摁也不对!
  五十六:看到人家的好车子哦,说个话牙齿都咬紧了:“哦哟!这个虾子开宝马!”
  五十七:广耳屎,你这个豌豆尖儿咋称起在?你稍微称旺滴点儿嘛!
  五十八:男的一回来,女的本来想摆会龙门阵,但是男的太累了,倒下就睡着了,女的就不安逸了,眼流花包起,把天花板盯到:
  五十九:我有个自开车,除了铃铛不响,周身都在响,哪个要买。
  六十:张太婆,你还不好说,老子年轻的时候阴到还在迷你哦,碰起,地娃儿。
  六十一:原来喃,这个小伙子还多帅的,又莫的人爱,此刻有人爱,那是迟来的爱,对屋头又是一种伤害
  六十二:不钟爱孤独,却又害怕两个人相处,这分明就是一种痛苦。
  六十三:嘿,闷兜儿,你把别个隔壁子的妹妹喊到包间角角头坐到爪子,等哈别个以为你把她爪子了的,青天白日的你也不敢把她爪子了,当然,即使你把她爪子了,咱们也把你爪子不了。
  六十四:老婆人家的好,娃娃自我的乖
  六十五:“一个二个的都几十岁的人了,闹啥子嘛闹,莫的几十岁嘛也有几十斤嘛,象啥子话嘛,简直是求莫名堂。”
  六十六:大眼睛迷人,小眼睛又豁死人
  六十七:此刻尽是未婚青年享受已婚待遇,已婚的还经常遭邀到沙发上去睡
  六十八:女儿说:“能够嘛你嫁给他嘛。”
  六十九:越热越出汗,越冷越打颤;越穷越莫的,越有越方便;热天莫的冷天冷,冷天又莫的热天热;从来鸡公不下蛋,煤炭历来就曲妈黑;如果哪个不坚信,赌你去把它洗白。
  七十:如花似玉,如花椒似芋头,麻不死几个都要梗死几个
  七十一:反正都几十岁了,能走就走三;反正莫的钱,也莫的啥子想头三
  七十二:老把子对儿子说:“看到人家批嘴巴拗你就想吃,这条街的龟儿子哪个见得咱们两爷子,人家吃嘛人家妈会找钱嘛,你们妈又没在外头晃。”
  七十三:女的转她男的:你不好看他白天当经理哇,黑了经常不洗脚!
  七十四:男的对女的说:“啊!素芬,我爱你!如果你不嫁给我,我就要从蜀都大厦高上飞下来!”李伯清:“飞下来个铲铲!这么多年一个都没飞下来!”
  七十五:男的一回来,女的本来想摆会龙门阵,但是男的太累了,倒下就睡着了,女的就不安逸了,眼流花包起,把天花板盯到:
  七十六:有个老几喝醉了,被送到医院头去输液,他眼睛一睁开就问:“医生,你给我输的是沱牌还是全兴?”
  七十七:鸡不叫不睡觉,哪个舅子才乱点炮!
  七十八:如花似玉,如花椒似芋头,麻不死几个都要梗死几个
  七十九:为什么分手总是在雨中?
  八十:反正都几十岁了,能走就走三;反正莫的钱,也莫的啥子想头三
  八十一:女儿说:“能够嘛你嫁给他嘛。”
  八十二:客人里头坐,门口棒棒挂一摞,弄死一个算一个,反正全天销陈货!
  八十三:胀到比饿到恼火五倍,老子就遭过一盘。我那阵还在当学工,老子给人家两个打赌,看哪个吃得,输了的给钱。
  八十四:两个人耍兄弟姐妹,男的对女的说:
  八十五:广耳屎,你这个豌豆尖儿咋称起在?你稍微称旺滴点儿嘛!
  八十六:狗撵摩托,不懂科学
  八十七:你豁我我豁你都是一码事
  八十八:革命几十年,退休才几百元,平时今忧皇太子,星期天还要迎接还乡团(大家回来要毛整一顿)。
  八十九:二两一碗的烩面,老子少说甩了八碗下去,加起汤汤水水,差不多有两斤,坐到还勉强把它稳得到,站起来走老子就晓得不对了,最后一回到学舍头,那天晚上,那种痛苦…嗨呀,翻过来不对,翻过去不对,在窗子那儿去摁也不对!
  九十:保姆坐奔驰去称耙豌豆儿
  九十一:客人里头坐,门口棒棒挂一摞,弄死一个算一个,反正全天销陈货!
  九十二:李老师的嘛,随便屙嘛
  九十三:老婆人家的好,娃娃自我的乖
  九十四:你们几个虾子敢抖我,你们去打听一哈,三十年前九眼桥那一转的超哥是哪个!
  九十五:几副颜色打麻将打了个通宵,人都打成瓦灰了,天亮了,有个老几伸了个懒腰:“哎呀,咱们这些打得好,刚刚打平!”(那你不是又费马达又费电啊!)
  九十六:看到人家吵架,他上去劝架:
  九十七:男的对女的说:“啊!素芬,我爱你!如果你不嫁给我,我就要从蜀都大厦高上飞下来!”李伯清:“飞下来个铲铲!这么多年一个都没飞下来!”
  九十八:一说起打丧火就想去捞两个!
  九十九:死娃娃,要犯错误的哦!
  一百:那天我去茶铺头坐到耍,就听到旁边几副颜色在那儿假打,老子气但是,就拿起儿童大哥大自我扣了一哈:
  一百零一:素芬,起来起来,去把啤酒瓶瓶给我卖了,老子要回传呼了。
  一百零二:大眼睛迷人,小眼睛又豁死人
  一百零三:嘿,闷兜儿,你把别个隔壁子的妹妹喊到包间角角头坐到爪子,等哈别个以为你把她爪子了的,青天白日的你也不敢把她爪子了,当然,即使你把她爪子了,咱们也把你爪子不了。
  一百零四:看到人家的好车子哦,说个话牙齿都咬紧了:“哦哟!这个虾子开宝马!”
  一百零五:拉豁就拉豁,家俱都不拖。
  一百零六:“喂,黄总哇(黄肿),啊,我水总嘛(水肿),哦,胡总也在(浮肿),他在我旁边坐到在,咱们有几个工程你做不做啊,其实也莫的啥子,就是给月球搞个内外粉刷,给长城两边都贴上彩色瓷砖,再一个就是为了保护环境,减少污染,咱们准备给太平洋做一个不锈钢的盖盖把它抗到,弄好了的话,多的不敢说,咱们给科威特方面联系,一家拿几十吨汽油回去烧耍。”
  一百零七:一个工厂,正因要到元旦节了,厂长安排一部分职工去文化宫看科技展览,剩下的职工就去洗澡。厂长把所有员工招呼到一齐,开始讲话:“同志们,元旦节要到了,厂里面是这样安排的,明天上午,男同志洗澡,女同志参观,下午,就女同志洗澡,男同志参观。”底下的工人已经瓜了,他还继续说:“咱们这个参观有个规定哈,只准用眼睛看,不能用手去摸(这个科技产品咋能够摸喃),而且要认真地看,仔细地看,看了要给我写个心得体会交起来。”
  一百零八:胀到比饿到恼火五倍,老子就遭过一盘。我那阵还在当学工,老子给人家两个打赌,看哪个吃得,输了的给钱。
  一百零九:你只要从内心深处去尊重别人,别人自然会尊重你,啥子来不来就骂人家服务员小工,广耳屎智商又低啊,这个要不得。你想,咱们的祖先人板板,万多年前,全部是广耳屎的嘛,身上都有毛,手搁到膝盖底下的,北京周口店的猿人的嘛,哪个是广耳屎喃,一会骂人家豁皮,农村包围城市,你去看哈荷花池做生意的都是多远的豁皮,你当得到他不嘛,他口袋里面万万子捆起的,屋头房子修你妈栋,你城里面还在租房子住的嘛,他阴到结你妈两三个婆娘,生四五个娃娃,他稳起在,你敢不敢嘛,因此说不好轻易踏雪人。
  一百一十:火车内外胎,飞机转弯灯,给月球内外粉刷,给长城贴瓷砖
  一百一十一:李老师的嘛,随便屙嘛
  一百一十二:说这些,想当年,个女娃子钟爱我,由我选取,我就选了一个最漂亮的,结果她们屋头又不干。
  一百一十三:有个老几喝醉了,被送到医院头去输液,他眼睛一睁开就问:“医生,你给我输的是沱牌还是全兴?”
  一百一十四:素芬,起来起来,去把啤酒瓶瓶给我卖了,老子要回传呼了。
  一百一十五:嘿,闷兜儿,你把别个隔壁子的妹妹喊到包间角角头坐到爪子,等哈别个以为你把她爪子了的,青天白日的你也不敢把她爪子了,当然,即使你把她爪子了,咱们也把你爪子不了。
  一百一十六:黄总(黄肿),水总(水肿),外带胡总(浮肿)。
  一百一十七:老子不得怕你,哦,随便你丝袜子要爪子,你李瓜娃子不得了了,你艺术家了,你闹得凶,一根葱,你豁人家的哦,哎呀,半年前嘛你娃吃索马都吃不起嘛,那几年偷人家蜂窝煤的时候你搞忘了!
  一百一十八:为什么分手总是在雨中?
  一百一十九:原来喃,这个小伙子还多帅的,又莫的人爱,此刻有人爱,那是迟来的爱,对屋头又是一种伤害
  一百二十:咱们的感情像锅盖,抗到搞不清内在。
  一百二十一:“小妹儿,咱们两个基本上莫的好大问题,就是我和我婆娘还没有拉豁。”
  一百二十二:这个老几不得了哦:他在社会上有地位,青年路有摊位,火葬场还有铺位!
  一百二十三:兄弟姐妹,有啥子困难尽管开口,除了借钱。
  一百二十四:说这些,想当年,个女娃子钟爱我,由我选取,我就选了一个最漂亮的,结果她们屋头又不干
  一百二十五:你们几个虾子敢抖我,你们去打听一哈,三十年前九眼桥那一转的超哥是哪个!
  一百二十六:妈对女儿说:“死女娃子,你就嫁给李伯清嘛,他喃,还是能够,管他妈有这么高嘛。”
  一百二十七:这天死刑犯要行刑之前,对边边站到的那个警察说:“我都要死了,可不能够满足我最后一个要求?”警察点了哈头,说:“你说,一般咱们都会满足。”犯人:“那好,请你给我个钢盔帽和防弹背心。”
  一百二十八:天气预报:最高温度穿摇裤,最低温度穿棉裤,不冷不热穿棉毛裤
  一百二十九:别个问:“老李,好久没看到你了,这向走哪儿去了喃,上山去了哇?”(意思是上山劳改)李伯清看到他期盼的眼神,又不好拒绝他,就顺到他说,恩,我上山去了,李伯清心头想的,我上峨眉山修炼去了也能够三。
  一百三十:张太婆,你还不好说,老子年轻的时候阴到还在迷你哦,碰起,地娃儿。
  一百三十一:火车内外胎,飞机转弯灯,给月球内外粉刷,给长城贴瓷砖
  一百三十二:这个老几不得了哦:他在社会上有地位,青年路有摊位,火葬场还有铺位!
  一百三十三:你豁胖娃儿没吃过肥肉,黑娃儿没晒过太阳唆。
  一百三十四:死娃娃,要犯错误的哦!
  一百三十五:女的转她男的:你不好看他白天当经理哇,黑了经常不洗脚!
  一百三十六:这二年生东西烫哦!哪儿像咱们那阵哦,耍三年兄弟姐妹,连幺指母儿都不乱敢勾一哈,勾了都要扯拐。此刻,上午才认到,黑了就带回去了,第二天起来还要说黄话:“小妹儿,你咋睡到我这儿喃?经典语录
  一百三十七:别个问:“老李,好久没看到你了,这向走哪儿去了喃,上山去了哇?”(意思是上山劳改)李伯清看到他期盼的眼神,又不好拒绝他,就顺到他说,恩,我上山去了,李伯清心头想的,我上峨眉山修炼去了也能够三。
  一百三十八:狗撵摩托,不懂科学
  一百三十九:妈对女儿说:“死女娃子,你就嫁给李伯清嘛,他喃,还是能够,管他妈有这么高嘛。”

标签:经典语录 
上一篇:关于正能量的名言
下一篇:2046经典台词
相关评论
新时代头条造句网 www.ls6789.com 友情链接QQ:182075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