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故事大全

给你一只手的力量

时间:2018/12/8 15:40:53   作者:新时代头条造句网   来源:www.ls6789.com   浏览:32   评论:0
内容摘要:荷生,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你时,你可否帮助我?她想了片刻,把这样的话打在屏幕上给我看: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给你一只手的力量。荷生,你真小气。我兀自笑,对着屏幕敲打键盘:如果有那么一天,荷生,我一定给你双手的力量。我全部的力量。谢谢。荷生就是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似乎说每句话前都要认真考...
荷生,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你时,你可否帮助我?

她想了片刻,把这样的话打在屏幕上给我看: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给你一只手的力量。

荷生,你真小气。我兀自笑,对着屏幕敲打键盘:如果有那么一天,荷生,我一定给你双手的力量。我全部的力量。

谢谢。

荷生就是一个这样的女孩子,似乎说每句话前都要认真考虑,而且从来不说太好听的话。有时候我会想象她的样子,心里就勾画出这样一个女孩子:瘦瘦高高的,脸上略有棱角,眉眼带点冷漠的气质,微显凌乱的长发,不多言,有着灵巧美丽的手指——荷生的职业是画画,给一些画廊和家居公司复制一些名画,当做工艺品出售。

但没想着要刻意地见,类似这样的对话,也只是我们寻常聊天的一部分,和现实并无太多关联。荷生打字很慢,说话简单。

1………………

荷生是我阴差阳错捡来的好朋友。

在偏远小县城出生和长大的女孩,坚定地想要另一份生活,于是2004年夏天,我带着200块钱和在报纸上发的几篇小豆腐块来到省城西安,以为如此离梦想就近了,现实却是,一直和陌生人住着合租的房子,做着辛苦而收入低微的工作,在更多的时候出卖体力,只能忙里偷闲地,去网吧写点短的文章发出去,延续心底那份固执的热爱。

文章很少被发表,也许我只是热爱,并不具备这份天赋。省吃俭用,把不多的钱一点点积攒下来,希望有一天可以买台电脑,在自己的小屋里敲字。

2004年春节回家时,得知一个中学同学也去了西安,在她的家人那里,我得到了她的电话和QQ号。回去,电话却一直没有打通。那个时候我在一个私人的书店里做营业员,每天要工作到晚上10点钟。那天的情形糟透了,在我负责的漫画书区域里,竟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一套书。半个月的工资被扣掉,还被老板熊了一顿。

于是,那晚带着一肚子的委屈跑去网吧,想找到那个同学,结果,我找到的是荷生。不知道号码他们给错了还是我记错了,在我发出第6次问她“你在吗,我是文君”的时候,终于看到验证通过的回复,只两个字:你好。

以为是要找的人,就絮叨着说了起来,问她电话怎么回事,然后不等回答,就开始诉苦开始抱怨……结果,对方一直等我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话都说完,才回了一句,每个人的生活都差不多,也许,说出来会好一些。

她没说错,说出来真的就好了一些,虽然并不能改变现状,可是心里觉得已经有人承担。如此,才想起忘记问她的情形,结果问了,她才说,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我有些发呆,竟然对着一个陌生人絮叨了半天。

虽然不是你要找的人,可是谁听不一样呢?她慢慢地说。

实在是个太善解人意的女子。那天晚上,我就这样认识了荷生,将她留在我的好友名单里。

2………………

因为没有时间频繁上网,再碰到荷生,是一个月后了。夜晚11点半,她挂在那里,竟然还记得我,问,最近好吗?

回她,寻常。

她打了个笑脸。

其实我并没有太多朋友,在网上亦然,结果停顿半天,又跟她聊了起来,才知道原来荷生住在兰州,我们根本不在一个城市。

渐渐地,知道一些彼此的生活情形。一次,她建议我,如果只是想写点字,其实可以买一台二手电脑,几百块钱就够了,这么晚待在网吧实在不安全。

我同她,已慢慢开始有了朋友的感觉,她可以给我建议,还给我关心。

我听从荷生的建议,几天后,花400元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很旧了,屏幕又小,可是能用。这样,每天晚上都可以在电脑前坐一会儿,有时候会上网,有时只是飞快地写点小文章,只想多攒下一点钱,改变这种生存方式。

网上,偶尔碰到荷生,像熟稔的朋友一样打个招呼。与我相反,似乎她并不喜欢倾诉,至少,从不对我倾诉。她更善于倾听,说话始终简单,用得最多的几个字是:在。是吗?开心点。会好的……但是我自己知道,在这样的生活里,有一个纵容你倾诉的人多么难得。何况,虽然她话不多,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关心。看来,她同我一样,珍惜我们的相识。

3………………

认识荷生半年后,我应聘去了一个私人办的报纸副刊做编辑,那些不怎么彰显的文字帮助了我。得到聘用通知后,即刻跑回去打开电脑找荷生,网络是我们唯一的联系方式。她却不在线,直到第二天晚上,看到她的回复,说了4个字:好好工作。

我已习惯她语言的简约,我同她,像心灵默契的好友。

那3个月,我异常刻苦,熬夜成了寻常事,因为试用的6个人只会留下两个,竞争很残酷。

3个月后,我却被告知试用不合格,另谋出路。拿着那点可怜的工资离开时,才知道其实名额开始就是内定好的,我们几个人,不过是这个形式的衬托。

我再一次失去工作,而几天后,同住的女孩趁我不在消失了,一同消失的还有我的旧电脑和几件稍微体面点的衣服。当时除了茫然,我没有任何抱怨。那个来自四川的女孩子生活得更不容易,一直在小饭店里端盘子,赚来的一点点钱还要供养弟弟读书,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始终无法成为朋友,最后以这样的方式分开。

茫然地坐在网吧里,等到快10点荷生才出现。说,我又没工作了,电脑也丢了。

快两年的时间,她竟然成为我最放心倾诉的人。我的快乐和不快乐,都交给她来承担。

伤心吗?

是的。

好半天的沉默,她问,需要我的帮助吗?

好半天的沉默,我说,是的。

忽然就趴在键盘上哭了,屏幕上一片凌乱。

4………………

之后好些天,却没有荷生的消息,手里的那点钱不再敢乱花,我又开始满世界地找工作。曾经有过被一些小饭店欺骗克扣工资的经历,而规模正规的饭店不肯接受我不到160厘米的身高,其他的工作不是说碰就能碰到的,有一天看了报纸去应聘一份工作,差点被骗去做传销……那个晚上跑去了车站,心里冲动着想买张车票回家去,可看着忽然在站口拥出的进城的人群,才发现,我已经回不去了——至少,我不能这样回去,否则失败将如影随形。无论我在哪里。

那晚,在网吧待了整整一晚,问了几遍荷生,她的头像始终暗着,没有回应。心里泛起一丝苦涩,竟然连她,都要在这个时候抛弃我了。是啊,她有什么义务呢?说到底,我们也只是陌生人。

我再无话可说,对她下意识的依赖加重我的茫然。疲惫加困倦,我几乎要趴在电脑前睡着,瞌睡中,却忽然听到QQ滴滴的提示,有人在同我说话。

抬起头,竟是荷生,她说,明天,你去北院门的某某画廊应聘营销策划吧,自信一些,精神饱满一些。会成功的,我保证!

你是跟我说话吗?

不是你又是谁?除了西安,别的地方还有北院门吗?

荷生的头像又暗下去,再问,不再答话。我如坠云雾,她在兰州,自己说,从来没有来过西安,怎么会知道这里的事情?

但还是飞快跑回去好好睡了一觉,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决定按她说的,去那家画廊应聘。毕竟,是一个未知的希望。

5………………

9点钟,准时到达那家画廊,门前熙熙攘攘,好像在搞什么活动。挤过去,却看到所有人都正围观一个年轻的女孩现场作画。女孩站在那里,个子不高,头发短短的,微微凌乱,手指灵巧美丽。很小的空隙,她抬起头,是一张干净柔和的面孔,像每个人生活里都会出现的那种面容干净、眼神羞涩的乖巧女孩。和我想象过的荷生,并不一样。

她对着观看的人微笑,眼神温柔扫过,似乎在寻找什么,又低下头去继续画画,她的面前,一幅漂亮的城市画面正渐渐成型,有喝彩声和掌声不断响起,而她,一个用左手作画的女孩——那是她唯一的手。

一只手的女孩子,打字才会那么慢,要付出常人无数倍的努力才能拥有今天,却从来不倾诉,理解别人的生活疾苦,真诚地实践自己的承诺,对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的承诺。她只有一只手,却比许多健康人都更懂得珍惜。

想起荷生对我说的那句话: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给你一只手的力量。

这一只手的力量,已足以温暖我此后的人生。

眼泪,无声地落在那幅画面中一栋房子的顶端,淡淡浸润开来。荷生的手一停顿,抬起头看着我,微笑,文君,你来了。

相关评论
新时代头条造句网 www.ls6789.com 友情链接QQ:182075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