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青春励志语录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时间:2018/5/22 15:59:28   作者:新时代头条造句网   来源:www.ls6789.com   浏览:51   评论:0
内容摘要:头号玩家这部充满了致敬八十、九十年代流行文化和游戏文化的电影,可以称之为 “彩蛋集合体 ”,但在细看之下又并不仅仅是 “彩蛋集合体 ”这么简单。头号玩家从游戏中获得慰藉,后来游戏创始人却向世人公布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自己将亿万身家作为“彩蛋”藏在了游戏中,能够寻获的人将获得这些奖励...
头号玩家这部充满了致敬八十、九十年代流行文化和游戏文化的电影,可以称之为 “彩蛋集合体 ”,但在细看之下又并不仅仅是 “彩蛋集合体 ”这么简单。头号玩家从游戏中获得慰藉,后来游戏创始人却向世人公布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自己将亿万身家作为“彩蛋”藏在了游戏中,能够寻获的人将获得这些奖励。由此,玩家们开始了一场史上最大规模的寻宝历险,那么头号玩家有多少彩蛋呢,下面我们来盘点头号玩家彩蛋。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彩蛋
  “彩蛋”不仅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也是现今很多影视和其他艺术作品中重视的元素:有致敬、有恶搞、有仿效……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头号玩家》就是一部地道的“用彩蛋致敬彩蛋”的作品。当“寻找彩蛋”成为了一个故事的引子和主体,故事又发生在并不遥远的未来游戏之中时,一切观众曾经熟悉或钟爱的元素即使完全跨越了年代,也显得如此理所当然。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但是,《头号玩家》又绝对不是一部“滥用彩蛋”的电影。虽然影片中随处可见1980年代和1990年代流行文化的各种彩蛋,但它们都与剧情严密结合,完美融为一体,绝不喧宾夺主。而且影片本身非常严肃地讨论了“彩蛋”这个命题,以致于严肃到影片中没有为自己安排任何一个彩蛋的位置——它就是那种如果你不是为了向 Staff 表示尊敬,就不用苦苦等到字幕消失的影片。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彩蛋A113
  最早的“彩蛋”来自何处,它又是怎么流行起来的,最早的彩蛋其实还是来自于电子游戏中。早在雅达利2600上的游戏《Adventure》上,当时的制作人 Warren Robinett 就曾在游戏内留了一行彩蛋“Created by Warren Robinett”。之所以留了这么一行看似在现今游戏中通关字幕时长出现的话,还是得归结于雅达利十分害怕同行挖墙脚、不在游戏中放出完整制作者名单的行为。Warren Robinett 当时干这事儿的时候,谁都没告诉,包括自己的顶头上司——但最后他还是离开了公司。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在他离开公司之后,有玩家在《Adventure》中找到了这个彩蛋,告诉了雅达利高层,他们才恍然大悟。当时管理层都想把这行彩蛋撤掉重新发售游戏,但由于成本太大无法实施。而当时雅达利的发展部门主管 Steve Wright 则认为,不如就直接把这行字留在游戏里,让玩家自行去发现。这才有了后面得以传世的艺术作品中所谓的“彩蛋”。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A113在几乎所有的皮克斯出品动画中都有出现,可能你没有印象了?对,其实我也是过了很久才知道这串数字的来历。A113 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名牌号,这间屋子则位于加州艺术学院动画系,皮克斯大部分员工都曾在此深造。而最终 A113 也就成了他们在皮克斯出品的动画电影中必要的“彩蛋”内容之一,成为了曾经攻读于此的学生毕业后为母校致敬最好的礼物。
当然除了这个神秘数字 A113,皮克斯动画电影还有很多其他的彩蛋。另外诸如小岛秀夫在他的系列作品中多次使用自己的形象、J·J·艾布拉姆斯在 Bad Robot Productions 出品的电影中时常使用的“Kelvin”字样和 Slusho! 饮料,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一篇文章并不能完整地列举出来。可当这些彩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影视/游戏作品之中,有些时候受众会发现这样的设置在影响自己的体验——这就引发了下面这个问题:
  我们究竟是在欣赏一件艺术作品,还是在找“彩蛋”?在如今越来越多的影视和游戏作品中,原作者越来越喜欢在文中埋下一个两个、甚至一堆“彩蛋”。本是当作致敬用途、或者导演本人特定标签的“彩蛋 ”,在近几年的电影里似乎却变了味。所以当我们在一部影视或者游戏作品中讨论这些“彩蛋 ”时,我们究竟在讨论什么?当“彩蛋”已经不仅仅被用作是致敬意味与导演个人标签的时候,这件本该是为了增添受众体验乐趣的事物开始“变了味道”。在这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漫威在铺陈旗下 MCU 电影宇宙时运用的手段。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而从这部电影开始,几乎每一部漫威电影都会在影片结束以及演职人员名单结束后放上那么一个两个、甚至三到四个彩蛋,并配上一句酷酷的“XXX will return”,以此来预告之后的续集电影。
  我并不想去批判这件事本身对于电影主体是否有害,但漫威影业确实将影片结束后的“Stinger”发扬光大,以至于后来无数的系列电影都竞相模仿。
  但同样有很多电影并不热衷此道,却阴差阳错被观众认为存在那么一个片尾彩蛋——比如2010年出自克里斯托弗·诺兰之手的《盗梦空间》: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当时还年少无知的我就曾在影院等到最后,等那个似乎存在的“停下的陀螺”彩蛋——当然这并不存在。导演诺兰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已经被无数次问及这个问题,但实际上这个结尾的片段并没有在试图讲述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Cobb 的选择已经很明显了,他奔向了自己的孩子,将这有关梦境的一切都抛在脑后,这才是导演最想让观众看到的一点。
  当然也有很多理论,表示 Cobb 当时分辨梦境的信物并不是这枚陀螺,陀螺是他为 Mal 制造的幻想;实际上他的信物是结婚戒指,梦境中的他一直戴着,而现实中则没有,在入境递护照时手上并没有戒指。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不过,时至今日,在越来越碎片化的媒体轰炸下,“彩蛋”本身竟然隐隐有喧宾夺主之势——很多人大概已经忘记了欣赏电影的初衷,转而去挖掘那些支离破碎的边角料。
当漫威最新电影《黑豹》上映时,网上很多人和媒体都是在第一时间便找出了电影中所谓的“彩蛋”,并且以数量标榜,譬如“无处不在的 Stan Lee”——在漫威电影里面,似乎没有老爷子出镜才能被称为彩蛋吧?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据说老爷子已经把后面计划上映的漫威电影露脸彩蛋拍完了……
  其实《黑豹》中埋藏了很多具有非洲传统文化元素的设计,比如受尼日利亚恩西比迪文字启发的文字设计、致敬了《Black to the Future》的“afrofuturism”非洲未来主义的服装造型、来自南非恩德贝勒族的壁画。
  这些明明都是真正具备价值、值得去认识和了解的内容,却鲜有提及。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所以当《头号玩家》这部以彩蛋为核心的电影出现时,我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所谓“看山还是山”,当一切都只是故事中的点缀时,我只要将所有注意力放在故事上就行了。
  对于电影埋藏彩蛋的剖析,更像是在一道丰盛的主餐上施加点缀的配菜:有,则可称之为惊喜;没有,亦不觉得可惜。毕竟最重要的内容还是取决于主菜是否可口。
  就像是在看电影或者玩游戏中,受众最在乎的地方往往不是“这部电影预示着下部电影blablalbla”、“下部游戏中将会出现XXX”。与之相比,我们更在乎这部电影/这款游戏是否值得我为其付出的时间/金钱成本。
  归根结底,“彩蛋”多少与质量高低,于一部影视/游戏作品来讲,似乎更像是一种边际效益。无论彩蛋中是致敬了哪些人或者事、预告了下一部作品还是纯粹在插科打诨,它比起作品本身永远是处于次要地位。
  回归体验本身,彩蛋只是加分项,我们需要享受的是电影
  当我们经历了这形形色色被加上营销色彩的“彩蛋”洗礼之后,原本彩蛋的真正意涵也已经被人们所遗忘。本来用作致敬和添彩作用的“彩蛋”,在被过度地包装和解读后,已经让受众感到审美疲劳。
  如果真的回到当初 Warren Robinett 在《Adventure》中放下的那枚彩蛋的真正内涵,恐怕还是想让作为受众的玩家能够真正体验到玩家的乐趣——我想这才是“彩蛋”的真正含义吧。
头号玩家影评【头号玩家彩蛋无数】
  《头号玩家》
  所以,当我坐在《头号玩家》的内部观影场里,看着我熟悉或不熟悉的一个、一对、一群或一整个银幕的游戏角色出现在大银幕上时,我的情绪确实被点燃了。
  并且当一部电影本身就由对彩蛋的致敬构成时,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必要去详细地记录下每一个可能存在的疑点。
  就像这部电影所说的那样:当虚拟与现实交错时,我们不应当忽视虚拟,但更不能忘记现实。我们是来享受这部电影带给我们的愉悦、舒适、温暖和灵机一动中的会心一笑,而不是坐在高考考场里,像等待命运判决那样,生怕遗漏下任何一个微小到不可思议的梗。
  读过恩斯特·克莱恩(Ernest Cline)《头号玩家》原著的朋友可能更为清楚,无论在游戏中扮演的角色来源于何处,最重要、也是最出彩的部分还是来自在“绿洲”这款游戏中真正的游玩体验。
  与其说期待在这部满是“彩蛋”的电影里瞪大双眼、寻找自己喜欢的游戏角色,我更期待这部电影以影像的形式带来这部诚意满满的小说内容。
  就像是在“绿洲”寻找创始人留下的那枚价值连城的“彩蛋”一样,最重要的与其说是结果,倒不如说是寻找彩蛋的全过程更加值得珍视、留恋和回味
  猎空、春丽,以及无数的游戏角色都将在《头号玩家》中现身
  论及电影本身来说,我想在当下这个世代,能够调动如此庞大的资源、投入海量的工作,只为了让那些曾经的梦想和尘封的故事出现在大银幕上,这一行为称之为“壮举”也毫不为过。
  除了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我想不到还有哪位导演能够做到这件事——是的,在情怀之外,《头号玩家》仍是一部非常标准的院线电影,包含了几乎所有你能想象得到的要素、桥段,但除了这些永远似曾相识的东西之外,在这其中永远不缺少的就是惊喜。
  想想看,当休息日里我们在影院柜台前排队买爆米花时,是不是总有一种例行公事的感觉?
  所以,我并不建议任何人带着“神作”、“宇宙无敌”这种奇特的光环去看待《头号玩家》。恰恰相反,当你决定去看这部电影时,应该做的是清空自己的头脑,在影院的椅子上摆出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并且手边一定要有充足的爆米花和碳酸饮料。
  这样,你才会在视觉和味觉上同时感受到那种多重的、丰富的、只有你自己才会体验到的记忆里的温度。
  那种味道,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童年欣喜,是深藏在记忆深处的宝石,是你小时候连续几个小时“GAME OVER”的不满和沮丧,是你曾经沉迷几百甚至上千小时的游戏体验,是你大脑皮层上模糊的老电影印记,是你曾经对一切一无所知、甚至完全不知道“彩蛋”是个什么鬼东西时的无所顾忌的快乐。
  这种感觉,你可以与他人分享,也可以独自珍藏,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它就是电影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原著作者恩斯特·克莱恩试图为每个玩家朋友带来的最原初的感动。
  曾经在其他文章底下的评论区留下了这样一句话:“玩游戏的,都应该去看看《头号玩家》”。我想在这里为这句话再续上一句——
  “找寻属于你自己的那颗彩蛋。”

相关评论
新时代头条造句网 www.ls6789.com 友情链接QQ:1820751123